红宝石项链 (Sul注释版)

红宝石项链 (Sul注释版)

07月 20, 2020 阅读 喜欢 0

  Attrebus Mede译

  Ezhmaar Sul注

  Vuhon校

  被忽视的警告

  Maakul(马库尔)将另一捆草放进阁楼,肩上再一次传来疼痛感。他转了转肩膀,耸耸肩,缓解一下肌肉压力。

  “感谢你的帮助。”这位亚龙人贸易商说。他向Kothringi(科斯林吉,Sul注:银皮肤的原始人类,居住在黑沼泽,之后基本灭绝)人点点头,驾着大车隆隆的走了。

  几个月来,这位商人来到Zuuk(祖克,Sul注:科斯林吉聚落的居住地,位于影沼)装载喂马用的干草。马库尔的兄弟Huug(霍格)在死之前已经处理好了这笔交易。他安排发货,卸下草捆,接收付款。然后这种病传染到霍格身上:皮疹在他的皮肤上像亮点一样突出,并伴有高烧。一星期之内,他去世了。

  现在,轮到马库尔来做生意。要是他的肌肉没伤的那么厉害该多好。很明显,他的力气没有已故的兄弟大。尽管他更喜欢学习和读书而不是从事体力劳动,他需要更努力。

  “至少,我还需要检查分类账簿。”马库尔自言自语的走进小屋。他在兄弟生病期间放下书本,记录最新的交货单。

  当他打开付款登记本时,一张纸片掉到地板上。他认出上面有哥哥的笔记,于是把纸片捡了起来。“当心红宝石项链。”

  马库尔皱了皱眉,他们买不起项链,更别说有红宝石的项链。他哥哥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?马库尔耸了耸肩,把这张皱巴巴的纸片扔进桌旁的火盆里,他把披风盖在自己腿上,安顿好后开始核对账目。他感到好冷。

  那天晚上,马库尔在妻子关心的脸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当妻子找到他时,他正在桌前边咳嗽边打颤。妻子半扶着他上床。一连串红肿的小点,这些显露病因的皮疹,环绕着他的喉咙。

  “红宝石。”他喃喃自语,抓挠着自己的皮肤,Knahaten Flu(纳哈腾流感)宣告了它最新的受害者。